大寅信息门户网
大寅信息门户网 > 时事 > 168娱乐3是真实的吗 - 帮厨,军人的美食“成人礼”
青岛八大关,中国最美的城区

168娱乐3是真实的吗 - 帮厨,军人的美食“成人礼”

发布时间:2020-01-11 11:51:06 阅读量:4298 来源:大寅信息门户网  

168娱乐3是真实的吗 - 帮厨,军人的美食“成人礼”

168娱乐3是真实的吗,文:赵耀东

***

若要说起在部队的奇闻轶事,估计每个当过兵的都能说得头头是道,不亦乐乎,然而,今天我想说的既不是奇闻也不是轶事,而是关于偶在部队经历的最普通平常稀松的故事!好笑,你就会心一笑!不开森,先干了这杯再笑!

话说帮厨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种代代相传的优良传统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流传下来的,反正从新兵一入伍就开始了,帮厨帮厨,顾名思义,在厨房帮忙。若是你说你没帮过厨,那我只能长叹一声,你这兵是白当了!帮厨不仅有助于培养你日后独立生活的能力,亦能为你在今后的幸福的小生活中撑起那极其重要的小半边天,更能立竿见影的拉近一帮阶级兄弟之间的感情(轮到哪个班帮厨,那个班一个星期绝对吃的比平日好百倍,早饭鸡蛋管够,中饭晚饭菜量管够,当然见到肉片的次数肯定也比平常多得多,嘘,感情深不深,筷子碗里伸)!帮厨,这个军旅生涯中唯一的业余的近距离手把手传帮带的专业培训绝对是抢手的热门的,没看见帮厨的走出教室前的那一个回眸,心有灵犀的自会相对一笑,心知肚明,表问了!

一个学兵队大概有一百多口子人,伙食大头兵加炊事班长司务长也就了了五六人,让这几个毛头小伙伺候那百多口人的吃喝,你说笑呢,那可都是一帮年轻气盛正在长身体的壮小伙子啊,入伍以后,在虽然和陆军老大哥没法比强度的体能训练下,一个个也饿得前胸贴后背两眼发绿光,于是乎帮厨这个当兵兼吃货的业余职业培训就这样蹦在了小伙伴的眼前闪亮登场了,这样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对于帮厨这一行当一众显示出了超乎寻常的热情,趋之若鹜已不足以形容战友们的热烈程度了,估计很多人想着去帮厨比想女朋友还多,为了能去帮厨,真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哈哈哈,我得大笑三声,方能平息我压抑多年忍住不笑的心情。

当年我认为他们就是简单的想解解馋,这么多年过去了,通过这些年来马列主义毛思邓理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的熏陶,我抽丝剥茧深入研究,方才发现这背后隐藏的复杂的非表象的深层次原因:大多数人是想吃口好吃的,解解馋;小部分纯粹就是逃课,一上课就头疼,宁愿去做体力劳动也不愿动脑!还有一部分同学是无所谓的,到哪都是一样的混,这样的基本上都是关系兵,他们扛着帮厨的大旗躲在宿舍昏天暗地的睡大觉也没人管没人问,逍遥自在的紧!嘘!

福建兵想帮厨最直接了当——收买,随便撒撒水啦,小kiss啦,他们自入伍以来就显露出与发达地区的相当搭调的优越感,嗯,肯定和我们欠发达地区聊不到一块,他们谈的都是谁家的亲戚在哪国发财啊谁家有多富啊诸如此类的话题,当我们穷屌丝还在为晚饭买不买一块猪头肉解解馋纠结犹豫徘徊不定的时候,人家早就没事人似的拿出一罐沙丁魚罐头在那悠哉悠哉的品尝着,顺便还听着爱华随身听中播放的港台流行风,关键是他还旁若无人的用地道的闽南话哼哼着:“浪奔浪流……”,一众小伙伴的眼神都直了,那眼神里除了有羡慕嫉妒之外,应该还有点摸不着头脑吧,那腔调估计没几个人能听懂,咳咳,都是阶级兄弟,整天浪个啥,得瑟,你这是要闹哪样?差距忒大了点,赤裸裸的炫富摆阔,让一个班的还怎么一起愉快的玩耍啊,自顾自旁若无人的吃独食,也不客气客气,强烈谴责,当然是内心的,嘘!

有一福清过来的小伙,好像叫郑孝兵,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他外号叫小福清,眉清目秀,那照片拍出来,绝对的上相,绝对的妩媚,比女兵还女兵,估计女兵见了都暗自神伤自愧不如!小福清不光人长的秀气性格也蛮豪气,家里寄过来好吃的都和大家一块分享,绝对的讲义气!还有一个叫詹善水的,这个人名记得相当清楚,因为他的外号叫撒撒水,绝对不是我给取的,都是他的老乡用闽南话叫他姓名叫出来的,我们听着听着就变成撒撒水了,也就跟着这样叫了,撒撒水同志方言口音浓重,在进行完理论课学习过后,要上飞机实习,善水同学坐在前面,教员让他招呼一下让同学们上飞机,他开口一句:上灰机啦!众倾倒!这事的直接后果就是每次开车时,看到前车屁股上贴的标签“看,天上有灰机”,我就两眼向天上一瞥不自觉的联想起撒撒水同学!

新兵入连伊始即有坐岗,也就是坐在宿舍楼入门处值班,置一桌一椅一本一笔一内线电话一外线电话,夜间则搬到楼道里,负责盘查登记来队人员并纠察军容风纪,和学校宿管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他的责任可比宿管值班重要得多,因为他还要负责及时接听上级来电并准确传达给队干部,春晖班长在坐岗值勤之前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的进行岗前教育,说明坐岗的极端重要性(让新兵蛋子们值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细到铃响两声必须接,不知道是谁的来电都必须叫首长,要及时将来电进行登记并做好报告,然后话风一转,说军机延误的严重后果,把一众小伙伴吓得瑟瑟发抖,即使三更半夜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值班,生怕一不留神打个盹错过上情下达!

话虽如此,不日,轮到撒撒水同学值勤坐岗,不巧团长来电,撒撒水同学普通话那是绝对的不标准,他能听懂团长的话,奈何团长同志怎么也听不懂他这口道地的闽普,纯粹的鸡同鸭讲,团长最后忍无可忍愤然挂机,十分钟后出现在队门口,把教导员队长分队长班长一阵数落,嘘,这事过后,坐岗接电话的再也见不到方言浓重的小伙伴的身影了,他们都被排到站大门岗或是夜间巡逻岗去了!

陕西兵和河南兵最喜帮厨,一到第二节下课就开始找轮到帮厨的战友通融,然而他们最多也就是许诺提前往你碗里多打点肉,仅此而已,你想再有点别的什么好吃的一饱口福,那绝对得等上个十天半月,干嘛,等家里寄吃的过来啊!湖北兵给我的感觉都是大大咧咧的,和九头鸟的荣誉称号明显不符,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大智若愚吧!然而湖北人给我的感觉一直蛮好,这恐怕与他们为人处事的高情商有关,说话办事都是相当到位,从来没有让你觉得有突兀的地方,一切水到渠成!想来湖北魚米之乡出了屈原杜甫毕昇陆羽李时珍张居正这样的人才绝对不是盖的,我想“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绝对不是贬义,而是对湖北人聪明,优秀,义气,素质高的绝佳赞誉!我一般不随便夸人,我要夸了,那肯定是值得一夸的,嗯,这个是必须的,米酒和芝麻糖片不是一般的好吃,必须给点一百二十个赞!

在如皋市磨头镇补习期间,每天没日没夜的苦学,早晚还有体能锻炼,脑力和体力受到双重折磨,亲们一个个筋疲力尽,伤不起啊,帮厨这事已然解决不了小伙伴们饥饿的心,于是乎三更半夜有约好三马子去六七里外的磨头镇大块朵颐的,有利用周末到周边农家去解馋的,最壮观的当属营区里嫂子开的小卖部,每晚自习后门庭若市人声鼎沸,吃炒饭的,吃方便面煮鸡蛋的最多,得排队,我也是奇了怪了,部队周边好像都知道当兵的大都是吃货,能吃,会吃,敢吃,这事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部队周边物价指数明显要比别处偏高,没点办法,供不应求,不宰你宰谁,赤裸裸的市场规律决定的!

说到方便面,我得多说点,老连队管理相当宽松,那年头每个宿舍都有一个电炉,也有大口径的电热杯,一到晚上八九点的时候,整个宿舍楼都沉浸在加餐吃夜宵的氛围里,看别人在那忙的不亦乐乎,再闻着空气中四处弥漫的各种饭菜的香味,感觉不吃点啥对不起自己,毛主席教导我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嗯,确实有点饿,咋办?!不要问了,方便面煮鸡蛋走起,大功率电炉用起来就是办事,分分钟煮好吃得心满意足!全楼人员在把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发展的绘声绘色的同时也会发生不和谐的小插曲——停电!其实根本不是停电,是用电量过大,保险丝给烧了,嘘,不烧才怪,再粗的保险丝换上几分钟也会变得通红,如此反复,老兵厌烦,直接去单位取来0.8mm的细铁丝换上,自此跳阐烧保险丝酱紫的事发生的概率立马显著降低。嘘!现在想想,真为那时候的电线的质量所惊叹,放在现在,估计早就发生短路失火等恶性消防事故了!

记得有一福建大个,姓许,年龄比我小,但比我们早一年当兵,我们理所应当叫他许班长,身强体壮,绝对的大块头,和别的福建兵截然不同,比山东壮汉还要剽悍,工作中经常展示他的一身腱子肉,灰机的尾喷口大概大几十斤,又粗又圆,不好下手,别人两个人抬着往上对(三声)都觉得吃力,他伸开双臂一搂,往上一举一推就对上了,简单,齐活,那力量与技巧的展示与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有得一拼!绝对的剽悍!

许班长这体质非一日形成,讲真,与他每日晚上持之以恒的锻炼和加餐有关,杠铃挺抓推连贯动作再加上俯卧撑仰卧起坐高抬腿等等一套下来如行云流水(那年头也没什么体能锻炼器械室,都是发扬自己动手的作风,做了若干哑铃杠铃,关键是重就行),紧接着就是一大茶缸开水冲两生鸡蛋,咕噜咕噜喝下,然后再吃点别的补充体力!当然具体吃什么有时还是跟着季节走的,如果地里(机场周边的地都包给老百姓种了)产玉米棒子,我们就吃煮玉米棒子;如果产毛豆,我们就吃水煮毛豆;如果产地瓜的时候,自然就有地瓜稀饭吃……总之,食物来源还是相当丰富的多样化的,绝对不单单只是煮方便面那么单一,嘘!

当然,实在没吃的,去后厨副室库带两个鸡蛋一把挂面回来煮煮也是可以对付的!要以连为家,以连为家,以连为家,领导从来都是这样苦口婆心的教育我们的(也是这样做的),自己家,你客气个啥!该吃吃,该喝喝,吃饱喝足不想家!一眨眼,二十年就这样过去了,我从来没想过家,真的!

来源:知食分子微信公众号

提醒:请您阅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来源:转载请注明“当兵这些事儿”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