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寅信息门户网
大寅信息门户网 > 健康养生 > 足球训练大师系统 - 香港一线丨调查香港警察的监警会是如何运作的?
米奥兰特今日上市 发行价格14.27元/股

足球训练大师系统 - 香港一线丨调查香港警察的监警会是如何运作的?

发布时间:2020-01-09 11:59:57 阅读量:3390 来源:大寅信息门户网  

足球训练大师系统 - 香港一线丨调查香港警察的监警会是如何运作的?

足球训练大师系统,修例风波持续5个月,香港警察一方面承受着极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另一方面也因为种种原因,一直被推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也正是因为如此,作为独立机构的香港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监警会),也被委以厘清事实的重任。

但监警会聘请的国际专家组日前发声明批评监警会“欠调查能力,建议有权力的独立机构更深入调查”。周二,在被问及会否因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要等待监警会考虑国际专家意见和发表报告后,政府才会回应。

监警会主席、资深大律师梁定邦在接受直新闻记者专访时就直言,专家小组发的声明已经超越了监警会的法律功能,而他自己已经告诉他们,监警会要按照法律办事,你们的意见,“多谢了”。

以下是专访的文字实录:

直新闻:日前监警会国际专家组发表声明称监警会权力不够,建议另起独立机构(对警方及大型公众事件)进行调查,您怎么看国际专家组的这种说法?

梁定邦:第一,我不是这么认为的。但是问题是什么呢,是要看你做什么工作,想把整个的事件水落石出,而且是什么人都想知道的内容都能让它水落石出,这方面当然我们没有这个权力,问题在于我们的工作本身是有它的法律框架的。在我们的法律框架里边,我们是有两个功能的,第一个功能是我们要监督警察、去处理投诉的,这个是我们最重要的功能。第二个功能就是我们可以审视事实。审视事实之后,向警方跟特区政府来建议,警察本身的做法、程序等各方面该如何去改进。主要是这两方面,而且这个是改进方面、以避免以后的投诉。不是全面改进,而是改进以避免今后的投诉。

我们现在的工作是分两部分走的。第一部分就是监督处理投诉。现在投诉已经超过了一千个了,所以我们工作非常繁忙;第二就是这个事件是在不断的演化、变化的。我们原来以为这个事件是7月以后就会停掉了,但是到了今天都没有,是吧?原来我们想做的研究也就是截止到7月1日,所以这个研究也是非常局限的,而且我们的目的是发现事实,有充足时间来帮助我们处理个别的案件。另一个目的是向警察部门、包括向特区政府来建议怎么改进,也可以避免今后的投诉。但是到了今天,这个事件变得非常复杂了,大家都知道。所以我当时请的(国际专家)小组来的时候面临的是一个非常局限的东西,但是这个问题已经越来越严重,他们就是不太明白香港现在这个情况了,所以他们发的声明本身已经超越了监警会的法律功能。他们在国际上怎么做,是他们的想法,但是对我们的法律功能来说,我们必须要按法律办事。我已经告诉了他们,我们要按照法律办事,你的意见“多谢了”,问题就是我们必须要按我们自己的法律办事。

直新闻:监警会按法律办事具体是怎样的呢?

梁定邦:我们的法律是怎么办事呢?下一步,我们要积极来处理这一千个投诉的个案。警察局来做调查,我们去做监督。我们监督的工作现在除了28个委员,还有68个职员,另外有110个观察员来做监督的工作。所以现在处理投诉的工作还是顺利的进行。另外,因为现在社会上有各种谣言,包括大家看到网上的那种非常很无耻的谣言,包括武器怎么做,包括很多行为上的、社会上大家都不太知道的谣言。而且现在警方人员已经经历了六个月,这是一种煎熬,我们老百姓也是受了六个月的煎熬,这两方面,大家都要把自己的观感说出来。所以现在我们请几家大学来做老百姓的观感的调查、警方人员的观感的调查,全面把它说出来,这是第一。第二,我们要把基本的事实平铺出来。到了今天来说,我们社会上很多很多的媒体报道,有一部分是比较一面倒的东西,但是有一部分还比较全面,但也没有整体的全面的一个报道,是这样的吧?所以我们希望在报告里边做一个比较全面的一个报道。但是我可以跟大家说,我们没有办法把全部的东西水落石出,哪怕现在警察部门非常配合我们的工作,但是,我们没办法见到全世界的人(所有目击者),没办法。所以我们准备做个初步的报告。初步的报告会分两部分,一部分就是从6月12号到最近的发展。怎么发展的,这些基本的事实把它说出来;包括网上的东西,把它说出来;包括警方人员的观感,说出来;市民的观感说出来,正负两方都说出来。我们选了大概是五到六个事件。比如6月12号发生的事件、7月1号发生的事件、7月21号在元朗发生的事,8月10号被捕人士被送到(新屋岭)拘留中心、8月31号在旺角太子站的事件。我们把这些事件仔细来剖析,再把剖析结果写在我们初步的报告里边。

这份初步报告我们希望是有三个作用。第一个作用,让我们处理案件的时候,能给我们一个全面的背景来看、来处理。我们现在所谓的初步报告不会讲到个别警务人员本身的操守,不会,这是一个宏观的报告。第二个作用,希望可以向警方跟特区政府来建议、怎么去改进警方的程序以避免今后的投诉。第三个就是给社会看一个比较全面的图画,以便今后社会,包括政府,包括警方来决定下一步的工作。所以,有没有独立调查委员会,我们有没有权力,各方面的东西都是今后的事,而不是现在的事。但是首先来说,千里之行始于一步。我们先做这一步,下一步大家可以看完我们的初步报告,不足之处怎么弥补?下一步我们社会应该是走什么路径?大家可以考虑。

直新闻:您刚才说到有一千多个对警方的投诉个案,能不能透露一下,这一千多个最主要都是关于哪些事件的?

梁定邦:首先基本上我们是有两种投诉。第一种投诉就是可报告投诉,第二种就是可通知投诉。可报告投诉就是一个人亲历此境,这个人觉得自己被害了来做投诉。可通知投诉就是第三者,跟我个人无关,但是是我目睹的,做个投诉。这两种不一样,我们现在的个别的可报告投诉,现在大概是五百几件;可通知投诉我们是六百几件,所以现在是过了一千件了。

现在的各种投诉比较纷纭,相对多的投诉是投诉人觉得暴力过分,但是这些人也不是很多,一千多宗之中大概是一百多宗,其他的都是分得很散的。

直新闻:有没有特别集中在哪一天的?

梁定邦:有。我们选的深入研究的这几天,譬如是比较集中的是6月10号、12号。7月1号(的投诉)很少,但我们觉得这天是暴徒砸掉立法会事件,还是值得研究的一个事,是吧?7月21号是元朗事件,这比较多,元朗是最多的,在这一天来说。元朗事件有55个投诉,55个投诉是说什么呢,就是说警察去的太晚了。所以我们会研究当时警方是不是去的晚了。另外譬如8月31号也有二十几个,新屋岭拘留中心的有是十来个。我们选了这几天,主要的理由是因为投诉是比较集中的,但是其他都非常零散。

直新闻:您说投诉个案是最多的几天,比如721或者拘留中心事件,警方方面配合的意愿、跟他们交出的文件速度如何?

梁定邦:最初的时候是比较慢的,因为最初的时候他们好忙,但是最近的这一两个月速度快得多了,当然我们是做审视的人,是做研究的人,希望越快越好。但是我们也要理解警方,他们很忙。现在的速度我们觉得还是可以的。

直新闻:外界很关心监警会的进度,有声音希望增进速度和透明度,您刚才说初步报告将于1月份公布,从现在到1月份监警会会不会增加一些手段,让大家知道我们的进度?

梁定邦:视乎情况我们会考虑,但是大家要理解,我们工作做研究的时候,没有成熟的结果就给他公布的话,我们对任何人都不公道,是吧?

直新闻:另外司法方面,现在有人说警方抓了人司法放了人,您觉得目前来看香港的司法程序制度都维持正常吗?

梁定邦:香港司法程序包括律政司的工作都是非常正常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那些抓到的人不是释放,他们还是在等待候审的,在等待审理。只是因为他现在尚未定罪,我们是无罪推定的一个社会、一个法律制度。你不能马上给他关起来,除非是有确凿的证据他们会重犯,那当然就要给他关起来。

而且另外如果是保释出去,那么再被抓一次的话会马上关起来,这个就是我们司法制度的做法,我们看不到非正常的做法。

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司法是独立的,所以他们是要独立判断,但是,如果律政司认为这个人不应该被释放,他可以司法复核。到一个更高的法庭审理,我们都有程序的。

律政司本身的刑事检控部门现在的工作确实有很大压力。我经常碰到郑若骅,我听说她已经在准备补充人手,警察也在准备补充他们的人员,因为现在已经拘捕超过3000人。到了法院层面去检控的现在大概是400多人,为什么速度不怎么快?因为每一个案件都需要充足的证据,所以他现在是请多些人来看录像各方面的东西,把证据落实、再去提他们。

直新闻:现在抓了这么多人,现在也有消息传政府说考虑特赦一部分?

梁定邦:我没听过。

来源:直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