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寅信息门户网
大寅信息门户网 > 时事 > 325天天 - 中国这两个地方都有游移湖,1个把卫星送入太空,1个曾引爆原子弹
小米CC9 Pro 1亿像素手机发布:2799元起 DxO拍照第一

325天天 - 中国这两个地方都有游移湖,1个把卫星送入太空,1个曾引爆原子弹

发布时间:2020-01-07 13:49:18 阅读量:4508 来源:大寅信息门户网  

325天天 - 中国这两个地方都有游移湖,1个把卫星送入太空,1个曾引爆原子弹

325天天,在这里,我们不能不说这是一种巧合。

罗布泊,新疆东南部湖泊,又被称作“死亡之海”,其名意为多水汇集之湖,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疏勒河等汇集于此,但其主要水源仍靠我国第一大内陆河塔里木河的供给。居延海,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北部湖泊,《水经注》中将其译为弱水流沙,在汉代时曾称其为居延泽,魏晋时称之为北海,唐代起称之为居延海。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河黑河的尾闾湖。

地理上的共同点是,罗布泊与居延海这两座由中国第一大内陆河和第二大内陆河哺育的湖泊,都是游移的,位置忽东忽西,忽南忽北,湖面时大时小,时时变化着。距今3000万年前,居延海所在的额济纳这一地区和新疆塔里木盆地同属地中海的一部分,经过古地质年代的沧桑演变,从海底上升到陆地,由水生环境演变成荒漠和绿洲。

虽然居延海远不如罗布泊的名气大,但地理的共同点却造就了二者在文化与历史方面的巧合。

举世闻名的新疆重要古迹楼兰古城,位于罗布泊西部,处于西域的枢纽,在古代丝绸之路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我国内地的丝绸、茶叶,西域的马、葡萄、珠宝,最早都是通过楼兰进行交易的。许多商队经过这一绿洲时,都要在那里暂时休憩。但凭心而论,其在许多人心里成名的却不是这些。

1979年,新疆考古工作者在楼兰发掘出了大批珍贵文物,还出土了一具已有3800多年的古代女尸,立即在国内外引起轰动,这具女尸出土于楼兰遗址,是中国目前出土的时代最早、保存较好的女尸。后来,这具女尸被命名为“楼兰美女”,围绕其产生了一系列的神话传说,或者说是小说,很著名的鬼吹灯系列也可能与这个地方有关。

显然,居延与被热炒的楼兰相比,远不及其“辉煌”,但自汉代以来,直到清朝,都是一个极为有名的地方。它不仅仅是一个地区的代表,而且是一种文化的代表,居延地区承载着中华民族色彩极为艳丽和浓重的文化。在这里,有一个传说是这样的:老子出函谷关留下五千字的《道德经》,让后人品味不已。但他出函谷关以后,去了哪?有人说,他最后化身入海,踪迹不见。海就居延海,而后人也称居延这个地方是“流沙仙踪”。

《后汉书》提出了“老子化胡说”,认为老子到西方教育胡人去了。有的文献记载,说他往西度过流沙(居延),过了新疆以北,一直过了沙漠,去西域了。但是,今天的人们估计,当时,他已经80岁左右的年纪了,自然条件严酷,自身条件也不允许,骑着个青牛西行,估计不会走太远,也就只能在流沙得道成仙了。

楼兰古国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小国,于公元前176年前建国,到公元630年却突然神秘消失,共有800多年的历史,现今只留下了一片废墟遗迹。位于居延的黑城遗址是古丝绸之路北线上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宏大的一座古城遗址。该城建于公元九世纪的西夏政权时期。公元1372年明朝大将冯胜攻破黑城后遭废弃。其后一直沉睡于大漠中,现在算起了也近800年了。

一个存在800年,一个沉睡800年,都有很多传说。

关于塔克拉玛干沙漠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很久以前,人们渴望引来天山和昆仑山上的雪水,来浇灌干旱的塔里木盆地。一位慈善的神仙被百姓的真诚所感动,他把他的宝贝金斧子交给了哈萨克族人,用来劈开阿尔泰山, 引来清清的雪水,他想把它的另一个宝贝金钥匙交给维吾尔族人,让他们打开塔里木盆地的宝库,不幸的是,金钥匙被神仙的小儿子弄丢了,从此盆地中央就成了塔克拉玛干沙漠。后来有无数人为了找到金钥匙命丧黄沙,又派生出了这样一个传说:晚上行走于此人的,会有一种“很怪”的感觉,走在前面的人总听见后面的人说话,但一回头,后面的人就不见了,只有空气,而说话的声音还在,所以叫“鬼说话”。

居延海的那个传说人们也不陌生,西周鼎盛时期,周穆王为了宣扬其国力强盛,决定周游天下,以示威仪。他坐着八匹马拉的车子,带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西游。如此兴师动众,除了他本性喜欢游山玩水外,另一个重要目的就是去拜访西王母。走了九个多月,他来到了西王母之邦。两人相会,一个是西陲边地神秘的母系女王,一个是中原大国权倾天下的父系男王,英雄美女,惺惺相惜,有了爱慕之情。离别而去,他甚至得到了西王母的不死神药,却没有再去见西王母。为此,唐代诗人李商隐有诗曰:

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

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

二人相会之地在哪里?今天的一些“专家”算来算去,把它算到了居延海这个地方,原因是居延海又名叫天池。

这是传说,此外还有考古与探险,罗布泊与延居海成就了一大批外国探险家。自称最早发现罗布泊的是,尼科莱·米哈伊洛维奇·普尔热瓦尔斯基,俄罗斯十九世纪最著名的探险家和旅行家。他第二次探险中国是在1876~1877年间。这一次,他“发现”了罗布泊,也是一次有重大地理发现的学术探险。回俄国后,他宣称自己找到了罗布泊。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传出地理学界大哗。

1900年3月5日,斯文赫定率考察队离开大本营,开始穿越罗布沙漠的旅行。考察队在罗布沙漠里遇见多处古代废墟,往往要进行挖掘。3月28日,考察队的向导奥尔代克在挖掘一座小废墟里时,将仅有的一把铁锹遗失在其中。斯文赫定事后发现这一疏漏,立即派奥尔代克骑马返回去寻找铁锹。奥尔代克在寻找废墟的过程中,突然刮起沙尘暴,致使他迷失了道路。就在他在四处突围时,意外地发现了一座古城遗址。奥尔代克带着从古城里采集到的文物标本,最终追上了考察队,并向斯文赫定汇报了这一发现。随后,楼兰古城被发现。

1886年,俄国学者波塔宁在额济纳考察时发现了黑城。1908年4月,俄国探险家科兹洛夫在这里掘得大量西夏文物,其中包括珍贵的汉文、夏文对照的《番汉合时掌中珠》及《音同》、《文海》等古籍,这一重大的考古发现和掠夺行径轰动考古界和史学界。

需要说明的是,普尔热瓦尔斯基与科兹洛夫是师生关系,而发现楼兰的斯文赫定也曾涉足延居、黑城。更有意思的是,普尔热瓦尔斯基在罗布泊时曾与当地人交换食物,科兹洛夫大肆挖掘黑城时,当地人在为其送水。

楼兰文化是罗布泊地区最具特色的、独一无二的历史文化类型,是古西域历史文化典型代表之一,有着极其丰富的内涵。2100多年前就已见诸文字的古楼兰王国,在丝绸之路上作为中国、波斯、印度、叙利亚和罗马帝国之间的中转贸易站,当时曾是世界上开放、繁华的“大都市”之一。因此楼兰文化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人类的。

居延地区,也是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曾使居延遗址如同古丝绸路上的罗布泊和楼兰古国一样文明遐迩。居延汉简深入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科技等各个方面,对研究汉朝的文书档案制度、政治制度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史誉其为20世纪中国档案界的“四大发现”之一。除此,居延还催生了一门学科——西夏学。

《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中说,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夏,骠骑将军霍去病攻打小月氏,曾由“居延至祁连山”;《史记·匈奴列传》又载:(霍去病)“击匈奴,过居延,攻祁连山。”大英雄,家喻户晓。罗布泊也出过一个大勇士,他的名字叫傅介子。汉昭帝时,西域龟兹、楼兰均联合匈奴,杀汉使官,劫掠财物。傅介子要求出使大宛,以汉帝诏令责问楼兰、龟兹,并杀死匈奴使者,返奏被任为平乐监。公元前77年(元凤四年)又奉命以赏赐为名,携带黄金锦绣至楼兰,于宴席中斩杀楼兰王,另立在汉的楼兰质子为王。以功封义阳侯。

这是历史,还是够神奇,真正神奇的是这两个区域拥有中国两大基地,一是“两弹”研发的军事纪念地——马兰基地;一是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东风航天城)。一个引爆中国的原子弹、氢弹,一个把中国的卫星送入太空。

诗歌是神奇的,诗人也是神奇的。王昌龄的两首诗把罗布泊与居延海“串”了起来:其一《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其二《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二首诗均大气爱国,前者属于居延,后者属于罗布泊。还有一首诗在同时为两地涂色,那便是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多么美好的地方啊,但是,我们依然要说,两地如此神秘除了地理与文化的概念,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生态,而这将注定会成为一个让人揪心的话题。(文/路生)

气坪资讯